三友书吧 > 重生后我成了娱乐圈的清流 > 第五十九章 来路无可眷恋

第五十九章 来路无可眷恋

 推荐阅读:
    “曾野得奖吗,他什么时候拍了这个MV?”

    “加一,从来没听过这个消息。”

    “之前在豆瓣上又看到八卦,女主角貌似是姜婷吧。”

    “姜婷!!!?”

    “不敢相信。”

    ……

    作为得奖人,曾野一扫刚才的忐忑与不安,站在聚光灯下的他,仿佛是完成了每一个使命一般,全身上下散发着艺术家的魅力。

    他拿着奖杯,似乎是想到什么很好玩的事情。

    “还记得我在拍摄《灵》的时候,是顶着一头白头发。”

    “当时杨导还特意问我,为什么是白头发,而不是绿发?就像索隆一样。”

    说到这里,曾野低声笑了两声。

    底下的观众也适时的鼓起掌来,更有不少人直接吹起口哨来。

    “哈哈,多的话我也不说啦,非常感谢我的女主角姜婷小姐,还有杨导演、小真、秀清……”

    说到这些人,他顿了顿,“最后也很感谢我的好哥们路燃!”

    他嘴角勾勒出好看的弧度。

    “同时不出意外的话,我的助理已经将作品发布到网上了,大家可以去捧一下场~”

    他黑色的头发在灯光的照射下仿佛快要滴出墨一般。

    极致的黑与纯色的白的交织之下,将曾野身上的高贵气质显示的淋漓尽致。

    不知道的人可能也以为他就是这般的一类人,但是只有路燃清楚,这个家伙虽然是在舞台上感谢他,实则是在向他炫耀:看~我拿奖了,你没有吧~~~

    “这家伙……”

    路燃摇了摇头,看在今天这个高兴地日子,就不打算和他计较了。

    ……

    “梦梦?”

    “没关系,我们下次也拍一个更好的MV!”

    于清然以为楼梦还沉浸在自己没有拿到奖项的事情上,正轻声安慰道。

    这一次前去参加节目拍摄之后,她才更加直观的知道,原来一个优秀的队伍对每个人的帮助这么大。

    她们都在慢慢的变好啊。

    于清然没有像以前那么高冷之后,整张脸的线条也柔和起来,在暗色的灯光照耀下,显得她更有些温柔。

    楼梦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是怎么了,但是一想到自己万一通过《我要》这首歌拿奖,心里便有一种背叛WE的感觉。

    她抬起头望着于清然,嘴里喃喃道:“清然,我……我好难受。”

    眼睛里的水汽隐隐约约的将要漫出来,于清然之前从来没看到楼梦这么脆弱的样子。

    透过她的眼神,仿佛是看到了另一个……姜婷。

    于清然被自己这突如其来的想法吓到了,怎么可能呢,再说姜婷现在也变得更加坚强了。

    WE的所有人都不会这么容易被打倒的。

    这边的动静很快便引起了WE其他三人的注意力。

    曲依依看着不在状态的楼梦,刚刚扬起笑脸的脸一瞬间有些维持不住了。

    奈何现在现场正是在进行第三次的颁奖环节,她们五个人碍于形式只能暂时坐在座位上听着主持人的讲话。

    现场所有人的动态全部都在摄像机的拍摄之下,曲依依头一次对现在身份的不便感到不耐烦。

    “先别急。”

    姜婷坐在曲依依的身旁,拉住她的手,“我先带着梦梦去洗手间。”

    楼梦的眼泪止不住的掉落下来,这种状况…难怪她们都变了脸色。

    作为队长,曲依依有时候担负着整个WE的责任,她暂时还离不开这里。

    拉着楼梦的手,姜婷和她从右侧的小隧道离开了会场,暂时在室外的一个小公园坐了下来。

    路燃和胡越不自觉的盯着她的身影,随着女孩的离开,视线里的人也越走越远。

    “梦梦,最近是在节目里受委屈了吗?”

    两个人刚刚坐下,姜婷便忍不住地将楼梦拥入到自己的怀里,一边擦拭着怀里人儿的眼泪,一边询问道。

    还记得姜婷第一次看到楼梦的时候,就想着啊,怎么会有气质这么独特的女生呢。

    与网络上看到的完全不同,楼梦有着别人还没有发现的贴心和温柔。

    每一次总是会贴心的关照着团队里的每一个人,那个变成小太阳温暖着大家的那个人,好似将能量耗尽了啊。

    姜婷心里有些懊悔。

    她自从上次去林城之后,好像很少与队友联系的那么频繁,连身边队友的心理状况都没有关注到。

    明明之前她状态不好的那段时间,大家都那么努力的关照着自己……

    楼梦在节目里的压力确实很多,整个节目全部都是封闭式录制,连这一次的请假都是程哥找导演磨了好久。

    “你知道刚才提名的那首歌是什么意思吗……”

    楼梦从她怀里直起身来,将心中的担心化成眼泪流出来之后,她又变成原来那个强大的楼梦。

    难道这首歌还有什么其他的渊源吗?

    姜婷心中有些疑惑,竖起耳朵仔细听起来。

    “我曾经想要退队。”楼梦看着远处的月亮将去年的自己缓缓剖析出来。

    月光照在她身上,仿佛披上了一层隐形的纱衣。

    “婷婷你先不要自责,那段时间大家的状态都不是很好。我作为队长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但是当时的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反而疯狂地想要将一切都强加在自己队友身上。”

    “于是我也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写出了这首歌。《我要》……我要逃离这个怪圈,我要逃离你们每一个人,因为都是你们,才造就了当时那个被整个行业瞧不起WE。”

    说到这里,她自嘲道:“是吧,我根本就不配做一个队长,不配领导你们走向更高的地方。”

    “不。”

    姜婷打断了她的对话,“梦梦,抛开这首歌隐藏的东西,这首歌真的很好听。”

    在她的心里,楼梦就是一个非常不受外物影响到的人。

    但是现在却被这么简单的道理为难的转不过弯来。

    “曾经所有的情绪才造就了今天的你,以前的你和现在的你其实在两个维度……”

    姜婷曾经看到一句话:来路无可眷恋,值得期待的只有远方。

    “不必为自己感到愧疚,梦梦,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楼梦逆着光,回过头来看着坐在树下的姜婷。

    月色如水,这一刻,楼梦在心里设下的屏障终于被这句话击碎了。

    偶然失眠的时候,她总是会想要是当时怎么样就好了,她一遍遍的重演着以前的经历,等到天亮之后,再独自将这些事情装在心里,负重前行。

    直到这次她开始录制节目了,想到了以前WE还没出道的那段时间。

    楼梦忽然间觉得,作为一个女团的队长,她好像并没有做什么,反而带着队友一起沉沦。

    在今日,《我是》的提名,直接撕裂了她伪装的伤口,让自己疼的喘不过气来……

    “好啦~我们都在呢。”

    姜婷也站起来,走到她的身前,然后……

    像以前黄雅琪那般抱着自己一样,紧紧抱着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