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友书吧 > 斗罗之雷电法王 > 第五十五章 梦醒了
    雷秋和雪清河之间的感情胡列娜不懂,但是魂骨的价值胡列娜是知道的,完全足够让一位封号斗罗为之疯狂,雷秋居然只为了能让雪清河顺利登基就将自己的那块魂骨送给她,可见雷秋对这份感情的看重远在一块魂骨之上。

    胡列娜虽然很优秀,但毕竟只有17岁,格局还是太小了,也不想想等到雪清河登基为帝,整个天斗帝国都是雪清河的,魂骨还能少?

    “既然知道了,那就赶紧走吧。”此处临近天斗皇家学院,来找胡列娜的时候,雷秋看到秦明正带着一群人返回天斗学院,应该是历练归来的玉天恒一行人,也不知道玉天恒有没有碰到史莱克学院。

    当时顾及这胡列娜的安危,雷秋才没有到天斗学院中去,就当给玉天恒放放半天假,这会儿胡列娜发泄也发泄了,许诺也许诺了,雷秋也该去问个清楚。

    “你要送我回去?”胡列娜十分意外的问道,她和雷秋也算认识很久了,但俩个人的关系实在一般,胡列娜还十分不解自己的魅惑为什么对雷秋半点作用都没有,直到今日她才明白雷秋喜欢的是男人,她的魅惑当然不可能起到任何作用。

    “不然看着你去死嘛?这里是天斗城,不是圣殿,自己死了那是活该,破坏联姻那才是大事。”天斗城中龙蛇混杂,魂斗罗以上的强者或许没有几位,但魂王、魂帝级别的强者少说也有数百位。

    对于不能收为己用的年轻天才,任何一个势力最先考虑的都是暗杀,胡列娜要是被那个不长眼的小势力给弄死,计划必然搁浅。

    “你。”胡列娜也知道自己不该一个人跑出天斗城,只是当时见到雷秋与雪清河相拥的时候,胡列娜伤心极了,哪里还顾得了这么多。

    这个变态,明明是在提醒她注意安全,语气怎么就这么欠揍!胡列娜还偏偏无法反驳,她确实不应该一个人独自离开天斗城。

    “我下次会带上月关长老一起的。”教皇让月关护送胡列娜一行人,如果胡列娜出了事,月关在教皇面前也不好交代,而且作为圣女,胡列娜完全有这个资格指使月关。

    月关的实力虽然在封号斗罗中并不算出众,但毕竟也是一位封号斗罗,足以保护胡列娜的安全。

    此处离天斗城并不远,有着雷秋的护送,二人很快就回到分殿,正好看到邪月和焱守在分殿门口。

    “娜娜,你没事就好了。”按照往常,这个时候胡列娜早就回来了,但今日却迟迟未返,二人担心之下就一直在门口等候。

    月关甚至还为此特意去了趟天斗皇宫,得知胡列娜和雷秋在一起后,月关是放心了,焱却变得更加担心了,此时看到胡列娜满眼通红,眼角还有些许泪痕,顿时怒不可遏。

    “娜娜,是不是这个家伙欺负你了。”胡列娜发泄了一下午,仪容难免显得有些凌乱,但焱不知道啊!这种情况很难不让人乱想。

    “焱,这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胡列娜一看到焱愤怒的模样,哪里还不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尽管和雷秋清清白白,但胡列娜并没有向焱解释什么,而是划清干系。

    在胡列娜的心中,焱只是一起长大的伙伴,除了实力更强大一些,与张萍、孙传涛另外几位队友并没有什么区别,还没亲密到能够过问她的私事。

    “娜娜,你没事吧。”邪月将自己的妹妹拉到身后,他也和焱有着同样的担心,如果雷秋真的对他妹妹做了什么,哪怕实力不如对方,邪月也一定要让雷秋付出代价。

    邪月的天赋并不比胡列娜差多少,武魂是顶级攻击系器武魂月刃,更自创出魂技圆月,要是和胡列娜在武魂融合技妖魅的状态施展,威力之大足以击败一般的魂帝,这也是邪月的底气所在。

    胡列娜对邪月摇了摇头,对待自己的哥哥,胡列娜自然不会像对待焱那么冷淡,看到胡列娜摇头,邪月也送了口气,放下之前的警惕对雷秋说道。

    “多谢前辈送娜娜回来。”邪月并非教皇的弟子,尽管凭着不错的天赋,在武魂殿中也有着一定的地位,但和雷秋、胡列娜比起来仍有一段差距。

    “明天记得到月轩报道。”雷秋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对着胡列娜交代一句之后随即离开,他还得往天斗皇家学院跑一趟。

    “月轩,那是什么地方?”等到雷秋走后,邪月才十分疑惑的问道,这些天来,胡列娜每天定时定点往天斗皇宫跑去,邪月也猜到他们此行应该还有着别的任务。

    “皇家礼仪学院。”胡列娜的笑容一僵,不由想起小时候受到的魅惑训练。魅惑胡列娜至少还有几分兴趣,对于魂技的掌控也有一定的好处,而学习礼仪只会是一种煎熬。

    “皇家礼仪学院?你去那干嘛。”邪月和焱倒是知道天斗帝国太子即将在一个多月后成亲、登基,但他们并不知道胡列娜就是雪清河的成亲对象。

    “娜娜,你一下午都去哪了,我和邪月都很担心你。”知道雷秋并没有对胡列娜做什么之后,焱也送了口气,即便方才被胡列娜斥责也没有半分怨气。

    “我现在已经很累了。”冲着魂骨的面子上,胡列娜倒是还有几分兴趣说说皇家礼仪学院,但是关于下午的事,那简直就是一场噩梦,如今梦醒了。胡列娜压根就不想回忆,焱却偏偏还要提及此事。

    只能说焱是真的背,哪壶不开提哪壶,胡列娜要是能给焱一个好脸色那才是真的奇了怪。

    “那娜娜你先好好休息,我和邪月就不打扰你了。”胡列娜下了逐客令,焱和邪月也是十分配合,二话不说立即离开。

    三人之中,胡列娜的年龄最小,但性格最为强势,一直都处于主导地位。毕竟比比东一直都是按照下任教皇继承人的标准来教导胡列娜的,一个懦弱的继承者绝对不是比比东想要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