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友书吧 > 斗罗之雷电法王 > 第六十六章 隔阂解除
    “二位长老连我也要拦着嘛?”自从那日不欢而散之后,雷秋已经三天没有见到雪清河了,即便去雪清河的寝宫等待也被侍卫告知太子殿下事务繁忙,三天都没有回过寝宫了。

    雷秋知道雪清河这段时间会很忙,但绝不至于忙到这种地步,明显是在主动避开他,雷秋不明白这件事上又不存在谁对谁错,至于避而不见吗?

    得知雪清河今日会在月轩中与胡列娜排练婚礼上的礼仪,雷秋特意赶了过来,他不希望因为此事和小雪产生隔阂,不曾想居然被蛇矛、刺豚二位斗罗拦了下来,这让雷秋多少有几分不爽。

    “属下不敢。”雪清河虽然是使了点小性子,但并没有要和雷秋冷战的想法,二人拦住雷秋仅仅只是有话相对雷秋说。

    “属下只是想说,殿下每日都会询问少主何时来过,属下二人虽不知道少主和殿下之间发生了什么误会,但属下相信殿下心中也是十分想见少主的。”

    虽说是在大供奉的命令下,二人保护千仞雪的安全,但毕竟从小看着千仞雪长大,膝下又无子女,在二人的心中,早已将千仞雪作为自己的亲人,希望千仞雪能够幸福,这才有了刚才的阻拦。

    “多谢。”知道小雪这几天也在想他,雷秋又是觉得好笑又是觉得心疼,这倔强的性子倒是和婶婶一模一样。

    “看来今日是练不成了,你们都先下去吧。”见到雷秋,雪清河轻叹一口气吩咐一众侍卫宫女退下,故作淡然的朝雷秋说道。

    “兄长可愿意告诉小雪当日之事。”尽管故作镇定,但雷秋一看就看出雪清河的惶恐,显然已经猜到了真相,既想让雷秋告诉她事实,又担心真的如她猜测的那样,这才干脆避而不见。

    “哎”玩了三天的躲猫猫,雷秋心中原本还是有几分怨气的,但在见到雪清河的那一刻,这股怨气都化成了对雪清河的心疼。

    你娘把你爹杀了,任谁摊上这么一件事都会怀疑人生,千仞雪已经很坚强了。千寻疾再混蛋也是小雪的父亲,更何况在小雪心中,父亲的身影一直都是那么的高大。

    “想哭就哭出来吧!”雷秋叹了口气将雪清河拥入怀中,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告诉小雪他在,他一直都在。

    雪清河假意挣扎了俩下,见雷秋真准备松开怀抱,又将雷秋牢牢抱住,颇有种反客为主的意思,一时间雷秋也不知道自己是该继续抱着呢,还是应该被抱着。

    “兄长要是没有告诉小雪真相就好了。”雪清河呢喃道,此时的他更像个无助的少年,而非高高在上的帝国储君。

    那日离开之后,这件事就一直在雪清河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恨不得立刻返回圣城质问比比东为什么要杀她的父亲,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窃国计划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她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开天斗城。

    女朋友太聪明了就是这点不好,明明都是自己猜到的,偏偏要说是雷秋告诉她的,雷秋又能说些什么了,就当是他说的好了。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雷秋知道雪清河此时在想什么,多半是猜测比比东是为了教皇之位才暗害了她的父亲,这也是千寻疾死后,比比东最大的受益处。

    就像雪星曾经怀疑雪清河毒杀了二位皇子一样,只考虑最大受益者。武魂殿的教皇,地位等同于俩大帝国的帝王。

    “婶婶,也是一个苦命的人啊!”千仞雪至少还有他,反观比比东先后遇到玉小刚、千寻疾,那才叫真的惨!

    “兄长,不要再说她了。”雪清河也想让自己相信雷秋所说的一切,试问谁会愿意相信自己的母亲真的是个利欲熏心之人,但如今事实就摆在雪清河的眼前,雪清河又该如何相信。

    不解释清楚比比东杀人的原因,雪清河是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母亲,雷秋有些担心继续让小雪这样猜疑下去,母女之间的隔阂只怕会越来越大,那绝对不会是雷秋想要看到的。

    “让开,别忘了我才是圣女。”就在二人相互依存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喧闹,不用看,二人都知道门外的人是谁,敢在刺豚、蛇矛二位斗罗面前如此嚣张的除了胡列娜恐怕也没别人了。

    自从胡列娜以为雷秋强了她心上人之后,胡列娜就对雷秋十分不忿,连带着对刺豚、蛇矛二位长老也不复以往那般敬重,这些天来,胡列娜越来越代入自己圣女的身份了。

    “佘老,让圣女进来吧。”雪清河叹了口气,准备从雷秋的怀中挣脱,尽管很依恋雷秋温暖的怀抱,但雪清河实在没有在别人面前秀恩爱的嗜好,上一次只是为了配合雷秋的计划。

    “没事,反正她都已经知道了。”雪清河没想到一向成熟的兄长居然也有如此孩子气的时候,这种宣示主权的方式倒是让雪清河觉得十分好笑,既然雷秋不介意,随他就是,干脆就也腻在雷秋的怀中没有起身。

    “我就知道肯定是你们俩个之间出了问题,现在看来已经解决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雪清河这俩天的状态有些不对,显然是有心事在,大家还以为是小情侣之间闹出了点矛盾。

    就连菊斗罗都不知道从哪听到了这样的八卦,特意提醒胡列娜差不多得了,别因为自己的那点小脾气影响到圣殿的计划。

    胡列娜倒是猜到肯定是雷秋的缘故,但这事她能跟菊斗罗说嘛,只能点头称是,如今就是特意过来将月关的那句话转告给雷秋。

    同时也是警告雷秋注意分寸,如今的雪清河还没登上大统了,这个时候要是曝光了,对大家都没好处,她可没兴趣继续替雷秋背锅。

    “放心,已经解决了。”雷秋和雪清河相视一笑,眼神中充满了对彼此的信任,至于千寻疾的事情,雪清河会亲自找自己的母亲问个清楚。

    看到雷秋和雪清河眉来眼去的样子,明明一整天什么都没吃,胡列娜却有着已经吃不下了的饱腹感,她至今都不明白自己到底输在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