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友书吧 > 斗罗之残月之肃 > 第六十七章 准备
    两天后的下午,

    心情愉悦的吴一帆兴冲冲的走进大斗魂场的贵宾室,准备以轻松地心情迎接晚上的贵族拍卖会。

    只不过他一进门便被朱竹青用审视的眼光给看了个遍!

    “果然,我就知道你是不会注意这些细节的。”

    无奈的抚摸着自己的额头,朱竹青白了莫名其妙的吴一帆一眼,随后没好气的说道:“难道你就打算穿着这身衣服参加你口中所为的‘贵族拍卖会’吗?”

    贵族拍卖会是外面流传的说法,而在贵族口中则称之为交流会。寓意着他们之间的和气,这并非拍卖同伴的物品,而是在进行平等的交流,只不过这份交流只是在他们的内部而已。

    望着自己的衣服,吴一帆恍然大悟,确实,既然要去参加贵族拍卖会,那他自然要穿的像贵族一样,否则岂不是太过显眼了!

    毕竟他可是武魂殿的人员,而武魂殿和贵族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多么的融洽,甚至两者隐隐之间还是敌对的样子。

    甚至原本敌对的天斗帝国和星罗帝国都在武魂殿的压迫下结为了同盟,由此可见两大帝国贵族势力对武魂殿的敌视!

    虽然他是由本地的地主朱家的小姐带领进去的,但他要是暴露了身份确实不是一件好事,所以他必须隐藏自己的身影,让自己完美的融入到贵族的势力当中。

    只不过吴一帆对此也是有些为难的,毕竟他平时一向都是穿着校服,除了校服之外便是普通的衣服,对于参与贵族宴会的华贵服饰,他是一点准备都没有的!

    仿佛看出了吴一帆的窘迫,朱竹青撇了撇嘴角,然后一副早有预料的表情说道:“行了,你的服饰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一会你先出去战斗吧,等你打完我再去战斗,到时候你好好的收拾一下,然后再换上衣服,事先说好,我就给你准备了一套,要是你给弄坏了我可拿不出第二套来了!”

    见朱竹青早已经将事情都给安排好,吴一帆立马一脸讨好的表情说道:“那我就先谢谢朱竹青大小姐的恩惠了!”

    “知道就好!哼!”

    虽然朱竹青回应时语气中充满了骄傲,但吴一帆却清晰地捕捉到她将脸侧过去的时候,脸暇处的那一道抹红!

    “这就害羞了?真是可爱啊!”

    一想到未来冷漠的朱竹青此时在自己的培养下变成另一幅面孔,吴一帆不由得产生了一种养成的快感!

    “这可真是有趣啊!不知道这半年的时间我能将她变成什么模样?”

    想了想朱竹青未来的变化,吴一帆的嘴角便露出了一副姨母般的笑容!

    “嘿!嘿!嘿!”

    ...

    傍晚,在大斗魂场一侧的贵宾通道门口,一辆装饰精美的马车正停在这里。

    在这辆精美的马车上,最吸引人目光的则是车厢的门上所绘制的图案,在这幅团中,以极为简骇的手笔描绘出一只充满灵性的猫。

    这就是幽冥城的无冕之王,幽冥灵猫朱家的家徽。

    而此时站在马车旁的那位同样穿着合身的佣人,正观察着手中的怀表,等怀表里的时间走到某个时刻时,他便将车厢的门给打开,然后弯着腰等待着车厢主人的到来!

    没有令他多等,很快两道人影便出现在他的面前,这两人皆穿着一身精美华丽的服饰,与之对比更加吸引人们眼球的则是两人超出常人的容貌。

    这两人便是准备前往钱家赴约的朱竹青以及吴一帆。

    在佣人的搀扶下登上马车后,面对与自己共同处在这狭小的范围中的吴一帆,朱竹青略带羞涩的开始为他讲解晚会的注意事项。

    毕竟到时候所在的地方并非朱家的主场,而是钱家的地盘!

    钱家作为幽冥城仅次于朱家的贵族势力,他们家还有着一位魂斗罗级别的强者来镇压外界的视线。

    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能够主持交流会的原因,毕竟没有绝对的实力那便代表没有绝对的稳定性。

    要知道这场拍卖会虽然大部分都是周家的物品,但还有一些则是其他家族委托拍卖的商品,这些东西放在一起可以说是一笔惊人的财富。

    而这样的财富难免会引起一些法外狂徒的注视,主持这种拍卖会家族的实力有多强,也就代表着这场拍卖会的规模会有多大!

    毕竟在这个魂力为主的世界中,没有实力却拥有财富,本就是最大的邪恶,人人都恨不得咬你一口。

    所以这个世界的商人几乎都是贵族的触手,背后若是没有后台,这些商人说不定就会被别人从早强到晚。

    作为有魂斗罗主持的拍卖会,这已经算得上是一流的拍卖会了,至于最顶级的拍卖会,那当然是有封号斗罗存在的家族或者势力主持的拍卖会了,比如幽冥城朱家!

    至于为什么主持者的实力会和拍卖会的规模成正比,这用一句话便可以形容,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无法打动的人,关键要看你有多少筹码!

    作为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一批人,贵族们的手中到底有多少财富谁也不知道,同时他们的手中有多少珍宝也同样的没有人知道!

    在他们的手中,珍贵却无法外漏的宝贝肯定都有,特别是那些曾经强大但逐渐没落的家族,对他们来说很多宝贝的是无法见光的,一但见光他们的小命就难保!

    很多家族的底蕴因为各种原因都被烂在手中,在没有人明确的喊出自己需要什么东西的情况下,他们不能有一点自己可能持有这种物品的意思,毕竟贵族之间这种事情太多了,你稍微显露一些就会立马被发现!

    而他们想要出手这些东西贵族拍卖会就是极其重要的渠道!

    但有时候一旦你的物品珍贵到封号斗罗都会侧目的地步,那么小小的魂斗罗怎么敢接受你的物品呢?

    所以多年来贵族的圈子里也渐渐的摸清了这条潜规则,那便是主持者的实力决定了拍卖会的规模!

    这是经过多次家族灭绝的惨案后,贵族们才摸索出来的潜规则!

    认真的听着朱竹青的讲解,吴一帆此时的态度也是极为的诚恳,毕竟他很清楚,这些知识都是他有可能用到的知识!

    说不定关键的时候就会救他一名,珍惜任何的知识,这是吴一帆一直以来的理念。

    望着眼前认真听讲的吴一帆,朱竹青越是讲解脸色越是红润,不得不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换上一身华贵服饰,经过一番打扮后的吴一帆也是格外的夺目。

    朱竹青的心脏不由得剧烈的跳动起来!

    她有些沉迷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