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友书吧 > 斗罗之残月之肃 > 第七十五章 鲜血教派
    “这就是五万年的魂骨吗?真是格外的美丽啊!”

    站在拍卖席前的邪魂师望着眼前散发着点点魂光的的魂骨,激动的伸出手去,只不过他的手还没有摸到魂骨,便被另一人给抓住了!

    “邪魂师,你们可真是大胆啊!竟然敢来老夫的地盘闹事,看来你们的生活还是太安逸了,帝国没有给你们带来更大的压力使你们畏惧呀!”

    紧紧地攥着对方的手臂,钱越用另一只手拿起拍卖席上的魂骨丢给自己身后的钱通。

    “钱通!保护好拍品,其他人准备应敌!”

    “是!”

    随着钱越的一声令下,诸多的魂师出现在大厅的周围,虎视眈眈的盯着站在魂场中心的邪魂师。

    “钱越,八十八级的顶尖魂斗罗,曾经是星罗帝国的大将军,为其南征北战数十年,是军中有名的猛将!我说的不错吧,钱将军!”

    望着眼前表情平淡,身处众人包围之中却不显慌张的邪魂师,钱越的心中不由得警惕起来。对方如此胸有成竹一定是有所依仗的!

    “既然知道我的实力,你居然还敢前来冒犯?还是说你有其他的同伙共同犯案吗?你这个阴沟里的老鼠!”

    听着钱越满含侮辱的话语,这名邪魂师没有任何的情绪显露,他是依旧是如此的淡定。

    “说起来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吧!我叫黄伸,是鲜血教派的主人!”

    “鲜血教派!”

    钱越瞳孔一缩,连忙大吼道:“快!去把外面的敌人斩杀殆尽!”

    “已经来不及了!”

    手掌一翻也握住钱越手臂的黄伸嘴角含笑的说道!

    下一刻,空气中的鲜红更加的明亮,大厅中的众人都感觉到一股力衰之感油然而生。与此同时大厅中很多魂力弱小,甚至没有魂力的宾客随从皆是痛苦的张开大嘴,拼命的喘息着!

    除此之外更是有丝丝的血雾从宾客们的身体中被不断地抽出,往天空而去。

    “鲜血教派的鲜血祭礼!”

    作为邪魂师的天敌,武魂殿的书籍中自然记载着有关邪魂师的各种划分。

    其中作为邪魂师中分部范围最广,实力最强,且最凶恶的鲜血教派自然是记录最多的!

    他们是一群以血为修行本源的邪魂师,他们通过吸食他人的活血而飞快的进步着,因为这个教派可以使魂力天赋低下的魂师做到高级天赋的魂师才能达到的修行速度,所以他们的数量也是邪魂师中最多的!

    对他们来说只要有足够的血源,他们个个都是修行的天才!而这个群体则是被称之为血魂师。

    但也因为这样导致血魂师的质量良莠不齐,他们的外围成员仅仅学上一招两式便自称正宗的血魂师,然后到处作恶吸血,再然后被武魂殿以及帝国铲除!

    所以当初从李富贵手中找到《鲜血之触》的时候,才没有怀疑是不是鲜血教派来了这里,毕竟世界上的邪魂师中血魂师是最多的!

    但那仅仅只是外围弟子,真正的核心弟子则各个都有着不凡的修行天赋,同时修行着鲜血教派的秘法,鲜血本源!

    鲜血本源可以使拥有者的武魂在长期的与血共存的环境下,逐渐变化为具有血属性的武魂!

    比如普通的狼武魂,最终变化为血狼武魂!

    而据说鲜血教派中最有天赋的魂师一旦将鲜血本源修行到顶点,便会化去拥有者的魂技与武魂,使其化为最纯粹的血武魂,魂师自己的血液!

    而在这个过程中这名魂师的修行天赋会达到最顶级,他一身的罪恶也会被洗掉,从通过吸食他人血液的邪魂师化为先天满魂力且武魂为血的正常魂师。

    而一旦完成这种蜕变,封号斗罗这条路便再也拦不住他,他将以极快的速度在封号斗罗的领域中前进,九十五级的超级斗罗他也能从容的越过,并最终达到极限斗罗的境界!

    而这样的魂师历史中也仅一人而已,此人正是鲜血教派的创始人,他曾经将血魂师带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地位,但最终与当代的武魂殿教皇找到,两名极限斗罗拼死一战!

    当时化为血武魂的鲜血教派创始人虽然在行为上还是邪魂师,但他的本质已经不再是邪魂师了,所以也不再被天使武魂克制,最终两者同归于尽,鲜血教派被再次镇压,而之后这样的魂师再也没有出现过!

    而此时会场中升起的鲜血祭礼则是当初鲜血教派创始人的得意绝技,他通过这个阵法将一座城镇包裹其中,使其无法逃出,最终在里面被生生的吸干鲜血。

    而现在的鲜血祭礼则是被改良过的,通过上百名魂尊级的魂师布阵,在鲜血祭礼里面的魂师会被不停的抽取血液,虽然抽取的量很少,但时间长了也会被吸干的!

    同时里面的魂师实力也会被镇压,受到各种负面影响!这是一座血魂师最喜欢的特殊场地!

    “混蛋!”

    望着周围众多逐渐倒下的宾客,钱越顿时气的怒发冲冠,虽然晚宴中的高手有很多,但更多的则是他们带来的家属朋友,这些人可没有那么强的修为啊!

    他们要是都死在了这里,那他钱越的脸还往哪放?

    魂力骤然爆发的钱越瞬间进入武魂附体的状态,金翅雕武魂附体的他背后展开金翅,向对面的黄伸施加着压力。

    但对面的黄伸也不逞多让,血蝙蝠武魂附体的他背后同样伸出蝠翼,两人相互紧攥的手臂也越发用力,远远望去便能看到两人的青筋都漏出来了!

    两人离得很近,他们之间魂力互相碰撞所带来的暴风不停地往外吹去,宴会中的众人都在被风压压迫,不断的往后退去!

    感受到大厅中的危险,各大家族的高手们都互相保护着自己的亲眷往外跑去,这里毕竟是魂斗罗的战场中心,要是他们在这里恐怕会影响到钱越的发挥,毕竟魂斗罗们的攻击开山破石那是轻而易举。

    此时,吴一帆与朱竹青也跟在人群中,享受着诸多强者的保护,毕竟大家都明白,自己一个人很难庇佑的了自己的亲眷,所以诸多亲眷都是混在一起保护的,而作为朱家嫡系的朱竹青和朱修文自然也在其中。

    很快众人便离开了大厅所在的那片建筑,来到了庄园之中,可他们想象中的躲避地点并不存在,在庄园中,邪魂师们已经与钱家的守卫以及各家留在外面的侍从战斗了起来!

    与此同时,随着贵族中诸多高手的到来,邪魂师的高手们也来到了这里,双方尚还没有开打,但彼此之间气势的压迫感已经对抗了起来。

    “上!灭了这群邪魂师!”

    “吸干这些贵族的血!”

    没有废话,片刻的停顿之后双方战在一起,毕竟正常的魂师与邪魂师之间是没有交流的余地的。

    任何一名已经成长以来的邪魂师在他们的脚下都躺着无数具尸体!

    面对这样的对手又何须多言呢?

    杀,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