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友书吧 > 斗罗之残月之肃 > 第九十六章 善变的女人
    此时的比比东虽然外表带着笑意,但她的内心其实很慌张,特别是身边菊斗罗那幽怨的小眼神确实让她有些吃不消。

    但没有办法,想要收下这个徒弟,就必须要经历这样的事,毕竟谁让她之前看不上吴一帆的天赋呢?

    唉!果然我是个善变的女人。

    而之所以让比比东做下这一选择的,则是因为吴一帆修行时所露出的魂力气息,他此时已经达到了三十七级的地步!

    不对劲,这很不对劲,这太不对劲了!

    因为表彰吴一帆与何青青的原因,他们两人的武魂殿高级学院名额都是特招的,并且没有占用当地的名额,这也是为什么这一届的幽冥城武魂主殿的天骄人选可以达到十一人的原因。

    但也因此吴一帆和何青青并没有参与最后的考核,所以他们的相关数据都没有得到更新,甚至有关吴一帆的魂力一栏都是他自己乱填的三十二级。

    但比比东很清楚,眼前的这孩子在吸收完地龙的魂骨后就已经达到了三十五级,可现在居然有三十七级,要知道这才半年而已啊!

    半年的时间魂力进步两级?那一年下来他的魂力岂不是要进步四级?这是什么天才的速度啊!就连她的爱徒胡列娜三人都没有这样的修行速度。

    直到这时,比比东才发现自己或许并不了解眼前的这个孩子,不,应该是所有的人都不了解他。

    也正是这份神秘感以及他超越常人的修行天赋,这才使比比东想要收他为徒,但是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份更重要的原因。

    那便是巩固自己的权利与地位!

    就像吴一帆前世的世界里,古代的皇帝只有在有了儿子的情况下,他的地位才会得到巩固,否则的话就是无根之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倒了一样!

    而这个法则在这个世界同样适用。只不过有了一些变化,在这里比比东的弟子实力越强,她的地位也就会越高,越稳固。

    而现在的她很需要这份来自下方的稳固,因为她正在慢慢的蚕食六翼天使家族的威信与力量。

    但现在的她尚还没有彻底无视千道流的实力,毕竟和十一年后那个被千道流自认为不相上下的极限斗罗比比东不同,此时的比比东才刚刚成为封号斗罗不过三年的时间。

    要知道比比东成为封号斗罗的那枚十万年魂环就是小舞母亲的魂环,而小舞也是在她母亲死后这才离开的星斗大森林,由此可见比比东成为封号斗罗的时间之短。

    而她之后又用了十一年左右的时间成为了极限斗罗,也就是说她仅仅只花了十四年左右的时间就达到了极限斗罗的地步,这是怎样的修行速度啊!

    在没有唐三挂逼之前,比比东绝对是这个大陆上最天才的魂师。但就是这个大陆第一的天才,在她的心中一直都有着巨大的夙愿,她要毁了武魂殿,但在这之前她需要更多的力量。

    同时也需要更多的支持,而优异的弟子也是获得支持的一部分。

    “是吗?小雪的要求吗?既然这样的话就交给教皇冕下来培养吧,老实说,之前就连老夫都有些想要收这孩子为徒了!”

    望着正坐在那里吞吐着月光精华冥想的吴一帆,老实说就连他千道流都有些眼馋了,要不是因为小雪的原因,他肯定要将这孩子收于门下。

    “果然!就连这老东西都心动了!”

    一直关注着千道流的比比东怎么会没猜到他的想法呢?但她绝对不能让千道流收下这个弟子,毕竟要是那样的话,自己在弟子方面肯定要被他压制的。

    毕竟他千道流的名望原本就比她的高,他还是前前任的教皇,他要是再出手,自己很难抵抗他。

    所以她才要借助千仞雪的名义将吴一帆收于门下,否则吴一帆肯定是会被他千道流收于门下的,总之不管是谁收,肯定没有菊斗罗的事情。

    菊斗罗惨啊!大写的惨!

    “既然这边的事情已经结束,那我们就回去吧!不要打扰教皇冕下收徒了!”

    摇了摇头,心中终究有些不甘心的千道流率先离开了这里,随后其他的诸位封号斗罗也陆续的离开,一时间此地只剩下比比东与菊斗罗鬼斗罗三人。

    “菊斗罗,这下你应该看清楚了吧!”

    他怎么可能还没有看清楚啊!倍感无奈的菊斗罗苦笑道:“还是下属太过天真了,没想到就连隐居已久的大供奉都动了收徒的心思!”

    菊斗罗明白,当这个孩子暴露的那一刻,他便已经失去了成为他师傅的权利,而当时有资格争夺的也就只有教皇冕下与大供奉了!

    “你明白就好,我之所以这么说也是希望你不要怪罪与我,毕竟之前确实是我暗示你收徒的,但大供奉当时已经想出手收徒了,我当然不能让他如愿!”

    “陛下圣明,属下哪里会怪罪您啊!”

    身为比比东心腹的菊斗罗此时很清楚,比比东正在想方设法的从千道流的手中夺得更多的权利,这时候她是不会让给千道流任何一个可以发力的支点的!

    因此他很快就将心态调整了过来,毕竟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原本就是昨天刚刚被通知收徒弟的,其实对于吴一帆他并没有多大的执念,只是有些可惜而已。

    “你没生气就好!”

    安抚完菊斗罗后,比比东就再次将目光放在了眼前的少年身上,这孩子她是越看越喜欢,或许他的天赋还在胡列娜他们之上吧!

    轻轻的抬起手中的权杖,往地上轻轻的一碰,一道魂力波动从权杖与地面碰撞的地方像四周扩散开来。

    这道扩散开来的波动很快便接触到了正在冥想中的吴一帆。

    “这是?”

    正在冥想中的吴一帆突然感到一股魂力的波动从他的身边传来,担心遇袭的他瞬间便从冥想中醒来。

    但感受着庭院外传来的魂力波动以及环视着周围没有任何变化的宿舍,心中感到诧异的吴一帆当及便取出衣服披在身上后便走了出去。

    然后他便看到了向自己传递来魂力的人。

    那是一道风华绝倒的身影,曾经见过千仞雪真实面貌的吴一帆不自觉的便将两人放在一起对比,随后便得出不相上下的结论。

    而且不管是她身上的气质,还是华贵的服饰,都在阐释着眼前来人的身份。

    “教皇大人?”

    听到吴一帆小声的自言自语,比比东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只见她轻声说道:“吴一帆,不知道你是否愿意拜我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