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友书吧 > 大秦之情 > 第八章;口若悬河
    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路先难兮独后来。表独立兮山之上,云容容兮而在下。

    “我叫芈小丫,家住云梦泽,想找一位游学士子名叫秦小五的男人,比我大几岁。”芈小丫清晰的吐字道。

    张仪恭敬道;“芈姓,楚国王族之姓,原来姑娘也是王公贵族。云梦泽离着郢都有一段距离吧,姑娘跑到郢都来找,莫非是找心上人?”

    芈小丫的脸颊绯红,似乎被张仪说中了,不过芈小丫很聪明,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我现在只是一介平民,如此而已。你又是谁,敢问阁下怎们称呼啊?”芈小丫选择性的道着,又问张仪。

    “在下姓张,名仪,魏国人,也是一名云游列国的士子,本想着来楚国做官。”张仪的话音刚落地。

    “士子,现在官至何位?奈何这般狼狈?”芈小丫酸溜道,上下打量着张仪。穿的寒酸,而且付不起饭钱,还想着做官。

    “楚国新王继位,本来投奔令尹昭阳大人府邸,怎奈宴席上他丢了一块玉,众人见我穿的是粗布麻衣,诬陷说是我拿的,所以被赶出来。借酒消愁在这望江楼,又身无分文。幸好遇到姑娘,貌美天仙,菩萨心肠。不然张仪肯定遭遇一顿毒打,说不定命都没了。”

    张仪将自己的经历简短的说罢,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芈小丫一听令尹昭阳这个人,自己眼睛的神色也变了。她道;“令尹昭阳大人,年轻的时候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怎么,姑娘也跟令尹昭阳有过过节?”张仪好奇道。

    “令尹大人,主政三十余年,楚国谁人不知?“芈小丫讽刺道。

    “姑娘说的对啊,令尹大人都历经三朝,门生遍及朝野,来到楚国谋生的士子,拜会的不是楚王,而是令尹昭阳。”

    张仪接着芈小丫的话,继续说道。

    “听奶奶说过,爷爷的父亲,当年就是令尹昭阳建议楚王将我们全家发配到云梦泽,一晃三十年过去了。”

    “原来是落难的楚国公主,张仪失敬失敬。”张仪做出行着大礼的样子,拜见芈小丫。

    “我才不稀罕当什么楚国公主。”芈小丫抿嘴道。

    “姑娘说的对,公主都是国家利益的牺牲品,远赴列国和亲。不过凭姑娘的美貌与智慧,到任何一个国家的后宫都能风生水起,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出入宫廷都是四驾马车,宫女仆人一堆伺候。”

    张仪口若悬河道,描绘着宫廷华丽的生活,是每个女人都向往的。

    “王宫夫人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此次来郢都,是陪我好姐妹郑袖儿进宫选秀,她不但长得好看,而且能歌善舞,她进入楚宫为妃了。”

    “原来如此”张仪感叹道;“这楚国还有比姑娘长得好看的?那该是怎样的绝色?”

    “有机会,带你见见,你在楚国做官,没准我的好姐妹还能帮你。”芈小丫爽朗道。

    可被张仪拒绝了,他说;“楚国的庙堂,得罪了令尹昭阳,就是死路一条,我不会在楚国待着了。”

    “你有什么打算,要去哪一个国家?”芈小丫好奇的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