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友书吧 > 大秦之情 > 第十九章;相邦有难
    早膳

    赢稷小公子早早的用完,便背着书包去学堂。

    临走前,芈月嘱咐他;“好好上课,不许讨乱,回来向我报备学的内容。”

    芈月听人说,儿子赢稷与赢荡哥俩,在学堂上课,气走了好几个师傅。

    芈月心里担忧,赢稷整日与赢荡混在一起,赢荡贪玩好动,真怕他把赢稷给教坏了。

    眨眼间

    赢稷已经五岁了,而芈月又怀了第二个孩子,已经四个月身孕。

    下个月初二

    正好是芈月嫁入秦宫的第六年,可依旧是芈八子。

    芈月这个名字,还是赢驷亲赐的。

    六年来,她差一点封为王后,被罚过禁足,打入过冷宫,遭遇过凶险。

    庆幸的是,芈月找到了自己的亲弟弟。

    可是谁还会记得?

    除了张仪。

    不知道,张仪在魏国怎么样了。

    早朝后,甘泉宫便传来消息。

    张仪卸任秦国相邦后出走魏国。

    去了魏国没多久,在被关进监牢,年轻的魏王要杀了张仪。

    而王上是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已经连夜派出金令箭特使,秘密出发魏国,营救张仪。

    王上下了命令,无论如何,要把张仪安全就带到秦国。

    足以证明,在赢驷的心中,对于自己与张仪的旧事,不计前嫌,

    对于大秦,张仪的分量举足轻重。

    然而,朝堂之上,公开讨论张仪的事情。

    依旧有许多朝臣,反对张仪回秦,要王上置之张仪生死不理。

    赢驷霸气的说;“凡是有功于大秦的人,遇到困难,寡人都会竭尽全力,出手相救。”

    正因为如此,秦国这种大义的精神,吸引了很多山东士子。

    只可惜没有一位能出类拔萃的,赶上张仪的才智。

    所以秦王赢驷,这么多年来,才会格外倚重张仪。

    那一夜,赢驷吹的曲子,几分忧愁几分伤感。

    下午赢驷与赢疾坐在凉亭饮茶。

    芈月准备了茶点送过去。

    听着赢驷与赢疾闲聊,此时才知晓。

    原来为国分忧的相邦张仪,是奉了赢驷的命令,出走魏国,希望得到三晋支持,顺便削弱魏国实力。

    可公孙衍听说张仪回到魏国做丞相,顶替惠相的职权。

    所以连夜赶回魏国,在朝堂上,冷冷的揭穿张仪的阴谋。

    满朝哗然

    就这样张仪被押入大牢,年轻的魏王被气坏了,差点当场杀了张仪。

    所以张仪为了秦国的大业,铤而走险。

    难怪王上半夜头疼的睡不着,连夜下命令,动用金令箭特使,要他们日夜兼程赶往魏国。

    “如若救不回张仪,寡人会内疚一生的。”赢驷感慨万千道。

    “相邦吉人自有天相,王上无需太担心,金令箭至今还没有失手的时候。”

    赢疾宽慰着赢驷,可她的表情也夹杂着一丝担忧。

    “王上,王兄,请喝茶。”为了调节气愤,芈月让奴婢及时沏茶,

    突然间,赢疾话锋一转,她看着芈月说;“怎么看不出,王妃对相邦的担忧?”

    这话问得芈月尴尬了,她淡定的说;“王兄何出此言,王上的担忧正是芈月的担忧。”

    此话一出,赢驷暮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