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友书吧 > 大秦之情 > 第二十九章;讨要封赏
    两日后,夜里,在神灵的庇护下,芈月度过危险期,终于苏醒了。

    彼时,赢驷正在殿内焦急的踱着步子,满面愁容。

    他已经连续三日没有上朝,整个朝廷都知道。

    秦王为了芈八子,亲自带人审问王后。又请了巫师给芈八子祛病除蛊,整日待在芈月宫殿。

    此次凯旋归来的大军,已经顺利交接,驻守在蓝田大营,人人领取封赏。

    魏冉听说姐姐出事,立刻进宫探望。

    他看着自己的姐姐昏迷不醒,艰难的诞下王子,糟了这么多罪,泪眼汪汪的抽泣。

    魏冉这一哭,令赢驷的心头,百感交集,立刻湿润了眸子。、

    魏冉哭着问;“谁害的我姐,怎么生个孩子就中蛊。王上一定要替姐姐做主。”说罢魏冉跪在地上。

    赢驷感到几许为难,没有证据,如何在审查王后。

    或者加害芈月的另有其人?嬴驷暗自忖着。

    赢稷公子则安慰着舅舅魏冉,像大人口吻般说;“母妃只是太累,睡一会就醒,舅舅哭鼻子多丢人。”

    在一旁的赢驷,听了都笑了,他赶紧收起眼泪。

    早知道芈月会出事,他就在芈月身边守护陪着生产。

    当芈月苏醒的那瞬间,赢驷深深体会到,什么是失而复得的感觉。

    他紧紧握着芈月的手,嘴角动容道;“寡人差一点失去你,这种滋味真的是太难受了。”

    “臣妾这不是没事了吗,有劳王上惦记。”芈月会心的一笑,躺在床上轻声道着。

    魏冉与赢稷也都围在芈月床边,尤其是魏冉,真是一个激动高兴。

    “稷儿,母妃让你担心了!”芈月看着儿子,有点自责。

    “哪里的话,母妃没事就好!”赢稷说完便被奶娘领下去休息。

    芈月上下扫了魏冉一眼,说;“弟弟能平安的从战场回来,就是姐姐最大的欣慰。”

    “弟弟是谁啊,当然不会有事,还立了战功,杀了一百多个人头,按照大秦律法,应该封爵,不给姐姐丢人。”

    赢驷听着魏冉憨憨的介绍自己杀敌立功,实在是有趣。

    “王上别刚顾着笑,应该给臣妾的弟弟一个特殊的封赏。”芈月立即替弟弟向嬴驷讨要,令魏冉心中一暖。

    嬴驷不由的笑了,魏冉与芈月不愧是自家亲姐弟。

    “魏冉擢升为军中副将,官大夫,可以上朝听政,自由出入宫中探望你姐姐。”嬴驷顿道。

    按照秦国军功等爵,魏冉的爵位与官职可是在上等。

    魏冉赶紧跪拜,叩谢王恩。

    他拱手坦诚道:“多谢王上,臣一定尽心竭力。”

    芈月躺在床上,眯着眼,露着齿,微微笑着说:“弟弟可以上朝了,还能随时来看臣妾,那真的是太好了!多谢王上对弟弟的嘉奖。”芈月达到了她想要的目的。

    嬴驷呵呵一笑,芈月这精神状态哪像病人,简直是元气满满。

    他让魏冉从地上起来,魏冉识趣的退下了。

    随后对芈月说;“你还没有有看咱们儿子一眼吧,来人,将小公子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