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友书吧 > 全球降临:梦幻西游 > 第一章:五重人格精神分裂症
    这是一个四面墙壁上都贴了防撞软垫的特殊房间。

    房间里此时有三个人,或许吧……

    一个少年穿着特制的衣服被绑在椅子上,激烈的挣扎着,嘴里大喊:“我没疯,真的有人在抢我的身体!”

    话刚说完,少年表情一变,外人看来甚至连他气质都有些变了,他张口说道:“你们几个,别再抢了!”

    声音清脆,是女人的声音!!!

    椅子对面的白大褂感觉那一刻自己汗毛都竖了起来,实在是太诡异了!

    他擦擦额头冷汗,微微偏头,声音干涩的问旁边另外一个目瞪口呆白大褂:“老赵,几个了?”

    老赵定了定神,拿下眼镜擦拭着,咽了口口水回道:“五个吧?”

    说着他举起手中的病例。

    “病人:晓白

    病状:疑似严重,重度精神分裂症,超多重人格!

    建议:送往市第一精神病院治疗。”

    老赵看完病例,又看看还在那胡言乱语的少年,说道:“老杨,这病人县里送来的,有点严重,先按重度精神分裂症治疗一个疗程试试吧。”

    老杨点点头,叹气道:“哎,听说是个孤儿,学习还挺好的,马上高考了,可能压力太大了……”

    老赵缩缩脖子道:“走吧,在这里待着我瘆得慌……”

    “嗯!”

    “不!我没疯!救救我!”

    两人走后,房间里只剩下少年一个人在那胡言乱语,神色疯狂,恐惧。

    两天之后。

    “挑选人类最为熟悉游戏中……”

    “挑选完毕……”

    “英雄联盟,魔兽世界,热血传奇,梦幻西游。”

    “开始随机抽取一个游戏降临世界……”

    “抽取完毕……”

    “梦幻西游将于蓝星时间三天后降临全球。”

    “现在可以预先选择种族,角色。”

    “三天之后,所以地级市市区将竖起城墙,城墙外为野区。”

    “温馨提示:检测到梦幻西游为点卡时间计费游戏,一点卡转换蓝星时间为一小时,点卡时间不足……个体将死亡。

    银两为换取点卡时间唯一工具,一百两换取一点卡,考虑到诸位‘玩家’前期获取银两困难。

    特推出活动:(畅游梦幻一月游),第一个蓝星月时间将不计时,前提是角色不超过十级,一个月内超过十级将正常计费。”

    当这段信息出现在所有蓝星人脑海中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蓝星的一面此时正是夜晚,基本上所有人都在睡梦中。

    而张隶所在的华国那一面,虽然是白天,但除了少数的一些人,大部分人还是该干嘛干嘛,都觉得自己出现了臆想或者幻觉。

    但是张隶摸摸自己脑门前的两个犄角,再看看自己前面一排闭目站着的两男两女,怎么都不觉得刚才那些信息是假的。

    “这一天天的,什么事嘛!”

    张隶抬手扶额,仰天感叹一句。

    实在是这一段时间的经历太离奇了,他本来是地球上的一个普通游戏宅。

    一个月前,他一觉睡醒发现自己魂穿了,还是和另外三个人一起魂穿了这个蓝星世界一个名叫晓白的少年身上。

    那突然出现的信息通告来之前,张隶,另外三个外来灵魂,土著少年已经争夺身体控制权一个月了。

    就在刚刚,那些信息出现在他们五人脑海中的时候,张隶没管另外还在争夺的四人,先一步选择了仙族龙太子的角色。

    而后一阵金光从他身上迸射而出,扫过另外四人的灵魂……

    再然后,张隶发现自己控制了这具身体,还变异成了现在这个头上有犄角形象。

    而另外四个人的灵魂也具现化出了身体,但是却失去了自主意识,变成了类似张隶分身一样的存在。

    张隶看着四个人,又叹口气道:“你们让我怎么解释突然多出四个妖怪……”

    “不过好像也不用解释,三天后就要被游戏入侵了,谁还会管我?”

    此时没有了生死威胁,放松下来的他才想起刚才那些信息,兴奋道:“太好了!这个世界居然要被梦幻西游入侵了,凭我前世那么多年玩梦幻西游的经验,我一定可以在这个世界占据一席之地!”

    说着,他控制着四人中的一个过来帮自己解开身上的束缚。

    站起来活动了下僵硬的身体,又看看窗外的日头。

    “算算时间,喂饭的好像要来了?先想办法逃出去吧。”

    “笃笃!”

    敲门声响起,紧接着门被推开。

    推门进来的护工阿姨呆立当场,她看看张隶,又看看他旁边不着寸缕的四个妖魔鬼怪,两眼一翻,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张隶一急,忙上前去拉她,这时候另外四人也同时伸手去拉。

    原来是张隶还不能熟练控制这四人,刚才心里一急,下意识的就想着不能让这个护工阿姨摔倒,另外四人就接收了他的命令。

    扶着护工阿姨来到椅子上坐下,让四个人在这里守着,张隶自己偷偷出门,找机会偷了五套医生的衣服,然后回到原来房间。

    刚进门,就看到护工阿姨缓缓睁开眼睛,然后恍恍惚惚的看了一眼五人,又两眼一翻瘫软在椅子上。

    “都换上衣服。”

    张隶说完就反应过来,自己要他们干什么一个念头就行了,根本不用说出来。

    四个都拿过一套白大褂穿上,张隶也摇摇头换上白大褂,然后带着几人就要走。

    来到门口,他又突然停下脚步,犹豫了一下,回到护工阿姨的身边,在她身上摸索了一阵,最后在她的兜里取出一个钱包。

    “阿姨,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

    护工阿姨面色苍白,紧闭的眼皮剧烈抖动。

    张隶一鞠躬后,终于带着四人离去。

    五人大摇大摆的走出医院。

    他在医院门口打了一辆车,对司机说道:“师傅,去市区最边缘的网吧!”

    让四人挤到后面,他自己坐上副驾驶的位置。

    司机看起来斯斯文文,给人感觉穿着很干净,一开口却是个话痨,他从后视镜瞟了一眼后座四人,又看看张隶,面色古怪道:“病人跑啦?”

    说着发动车子,向前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