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友书吧 > 从大海无量开始的武学人生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有事柴米干,没事...额
    值得庆祝的夜晚。

    柴米给了秦炎有点小刺激的奖励。

    秦炎一上头,也懒得把人支走,或是转移一下阵地了。

    就当着游烟的面,跟柴米纠缠了起来。

    柴米竟是没有反抗。

    她就这么地跟秦炎...

    额...

    就是!跟秦炎...

    额...

    算了算了,不能再说了。

    不过,小烟烟却是乖巧地在一旁看完,才出声问道:“小爸爸,原来你跟小妈妈喜欢这样啊。”

    “怎么样啊?”秦炎憋笑回复。

    收拢好睡衣的柴米面色红润地伸出小手,轻轻地掐了一把秦炎。

    “就这样!”游烟双手环抱着空气,小嘴嘟起,开始了演示。

    “啵啵啵!!!”

    “哈哈哈!!!”秦炎当即看笑了。

    “小姐,过来,咱们睡觉,不理他了!”柴米离开了秦炎的怀抱,让秦炎感觉到身前的温度一下子冷了下去。

    “对,不理坏坏小爸爸了!”游烟相当配合自己的小爸爸。

    柴米将游烟拉进怀里,母女俩就缩到了床的另一边去躺下。

    秦炎伸出脚指头戳了戳柴米的PP,感受到十分顺滑的塌陷后,笑着问道:“小柴米,怎么了?”

    “刚刚不是还高兴着么,怎么就不理我了?”

    这样的问话,柴米用不转身不吭声来回应。

    哪怕身后那块区域又生出了些许异感。

    秦炎继续戳继续问:“那小柴米,你以后还想不想开心了啊?”

    “不想的话就说一声啊。”

    “啊...!少爷!”

    柴米半转过身来抗议怒吼。

    她没忍住又当了一次跳脚猫咪。

    游烟还在她面前呢,她就小小地破防了一下。

    实在是因为脸皮子还是薄得太厉害了。

    秦炎才说了那么一点羞人的事情,柴米就觉得身体滚烫得厉害。

    烧到了上边去,小脑瓜子有的时候当然会宕机一下。

    秦炎捂着嘴巴大笑起来。

    游烟抬起脑袋说道:“小爸爸,你不要逗小妈妈了!”

    “不然小妈妈不想跟你睡觉了。”

    “小烟烟,你小妈妈不陪我,不是还有你么?”秦炎咧嘴一笑。

    “唔唔唔,我想要小爸爸小妈妈一起陪我,永远都要!”游烟爬着翻过柴米的身体,爬到秦炎面前,将秦炎也拉着躺下。

    她又一次地成了秦炎和柴米两人中间的夹心饼干。

    柴米此时眼神柔和下来,侧躺着身子,伸出一只手轻轻拍着游烟的胳膊。

    “睡了。”

    “嗯!”游烟很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当细细的呼吸声有规律地响起,正是游烟入睡之时。

    柴米忽然把脑袋撇到一边去,说道:“少爷...等我睡着了,你再走好么?”

    “我又不是不回来了。”秦炎微笑道。

    “我知道...但我就是怕...真的...”柴米经历过秦炎出远门。

    就是那最后一次猎魔行动。

    虽是有惊无险的结局,但柴米非常不愿意再去品尝那种不知结果的等待滋味。

    那时候,她连半年多都等下来了,执着坚守的功力可谓是强悍。

    而现在,她愿意承认自己的功力倒退。

    她好怕好怕。

    怕秦炎出事,怕她和游烟没了这对宽厚的臂膀护持。

    但是,她却又不会阻拦秦炎,用自己甚至拉上游烟作为理由,强迫秦炎不要那么去做。

    有些事情,秦炎必须是要去面对的。

    她都懂。

    才刚刚打赢白释书,秦炎就决定早去早回。

    毕竟半决赛到决赛之间的休息时间,不算太多。

    思想有些混乱之时,男人的大手却是越过了熟睡的游烟,伸了过来。

    秦炎揽住了柴米的肩头,保证道:“小柴米,不要怕。”

    “答应过的事情,我从来没有食言过,你回想一下,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柴米敷衍地想了下,然后点头。

    “那就完事了!”秦炎面色一喜。

    接着,他深情说道:“小柴米,我向往以后跟你的生活。”

    “当我打不动了,就卸去一身武力,那个时候,有事情,你就帮我做,我天天偷懒!”

    “嗯,我会的少爷!”柴米使劲点头道。

    秦炎的表情忽然邪恶起来,“有事小柴米就干,那没事的时候呢?”

    柴米一顿,不太明白秦炎是要说些什么。

    只是,在秦炎的眼神引导下,她开动起了脑筋去想:少爷的话...有什么深刻的含义么?

    “有事...我干...”

    “没事...没事干嘛呢?”

    “没事...干...啊!!!”

    柴米嘀咕着嘀咕着,就对上了一种与秦炎此刻的表情完全吻合的答案。

    秦炎低低地笑出声来。

    面前就是小美人发出的娇嗔怒斥:“少爷,你怎么那么坏!”

    意识到游烟睡下后,她还略显狼狈地收了后半截音量,真的好好笑。

    “这坏什么啊?”秦炎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难道你不喜欢么?”

    “我觉得,你是很喜欢的啊!”

    “小柴米,请你正视你自己的需求!”

    秦炎义正言辞的话使得柴米面色一阵变幻。

    当然,这变幻也只是从一种程度娇羞到另外一种程度娇羞的变化过程。

    风景不是一般的美艳。

    秦炎又心动了。

    翻过游烟,他轻轻地压住柴米道,报出简单暗号:“药?”

    柴米眼眸骤然闭上,身躯发颤,没说话。

    不知道多少次面对这种回应了。

    秦炎秒懂。

    没一会儿,熟睡中的游烟,再一次地在梦中看到了自己的小爸爸小妈妈在交流感情。

    “唔...小妈妈说这就是小爸爸对她的爱。”

    梦中的小烟烟坐在地板上,双手抱着缩到身前的双腿,下巴垫在膝盖上,观摩起来。

    很快,她又只能是无奈地哭诉:“干嘛啊,为什么总有一团东西糊在那里啊!”

    “啊呀呀呀!!!”

    ......

    清晨。

    游烟第一个醒过来。

    她并不知道秦炎要马上离开的计划。

    所以,当她睁开眼睛,发现少了一边的拥抱之时,她惊慌地掀开被子,眼眸瞪大。

    “小爸爸,小爸爸?”

    “小爸爸呢?”

    没有回应。

    很慌。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是吵醒了睡得正香的柴米。

    睁眼看到游烟在床上以屁股为圆心做着陀螺运动,只为寻找小爸爸在哪的时候,她连忙起身将其抱住。

    “小姐,没事的,小爸爸他是去忙了。”

    “很快回来的。”

    柴米放轻声音。

    “呜呜呜,昨天晚上小爸爸干嘛不说啊!”游烟嘟起嘴巴,很是委屈。

    “小姐,忘记你说过的话么,你答应我们,不能再那么缠你小爸爸的。”

    看到游烟又在使孩子气,柴米少有地不惯下去。

    假如游烟短时间内还恢复不了,那么太宠她真不是一件好事。

    柴米微微板起来的脸吓到了游烟,可她醒悟得也很快。

    她没有胡闹,而是低下头去向小妈妈认错,“小妈妈...我错了。”

    “你打我一下吧。”

    “我就是...我好想小爸爸啊。”

    柴米眼神柔和下来。

    不管怎么说,一个孩子,起来看到以往一直都陪在身边的爸爸突然不见人影,着急也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秦炎也是怕游烟太缠人了,昨晚就没打算说给她听。

    而且啊,就光光是单独跟柴米说计划的时候,都让秦炎有些伤感。

    毕竟这一趟的行程,存在风险。

    一点都不小啊。

    温柔地将游烟搂入怀里,柴米轻轻抚摸背部安慰道:“你小爸爸他答应过我们的,一定会回来。”

    “他做不到,我们就骂他好不好?”

    游烟摇头:“不骂嘛小妈妈,我不要你们吵架!”

    柴米微笑:“不是吵架了。”

    “对哦,小爸爸小妈妈好像都没有吵过架呢...”游烟仔细回想了一下她跨度不长,但却幸福得一匹的做女儿人生。

    马上想到了昨晚的梦,她吃吃笑了:“不过,小爸爸喜欢跟小妈妈抱在一起打架!”

    柴米脸红了。

    轻轻啐了一口秦炎有时候的荒唐要求,她拉着游烟重新躺下。

    “小姐,再睡一会儿好么?”

    “我好困。”

    “喔喔喔!!!”被吵醒的柴米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嗯,听小妈妈的!”游烟乖巧地闭上眼睛。

    当这个温馨的房间重新安静下来之时,秦炎正坐在军神联手安排的飞机上。

    直飞西北!

    这个新世界,资源匮乏。

    所以飞机这种最为稀少也是最快速的运输工具,一般而言,在不是很紧急的时候,也只有侠隐强者能够享受单独乘坐的舒服。

    侠隐强者毕竟是侠之力处在顶峰的人物,他们有那个资格。

    可现在,却是秦炎这样一个侠君小子独自乘坐,还是要从光明圣都快马加鞭地前去西北。

    之后,还得接回来一趟。

    我勒个去。

    这样的安排可让驾驶员和空乘不是一般的惊讶。

    但,当他们得知所服务的对象在新生希望大比半决赛上掀翻了白家大少之后,就不说话了。

    而那位空乘,但凡是秦炎有要求,应答得那叫一个快。

    “小弟弟,能让军神大人亲自出面给你安排一架飞机,这么急着回去游鱼山庄那边做什么呀?”

    飞行过程当中,因秦炎没了服务要求,所以显得有些无事可做的空乘,确认了一番秦炎躺在软椅上只是闭目养神,而不是在睡觉后,决定找个话题聊一聊。

    当然,这也不仅仅是聊一聊解解闷那么简单。

    特别是得知了秦炎的身份和他在新生希望大比所打出来的名声后,这位空乘小姐姐莫名地对秦炎产生了浓厚兴趣。

    年少有为的小弟弟啊...不试试怎么知道味道怎么样!

    然而,她的主动出击,却是吃了瘪。

    秦炎微微睁眼,却又马上闭上。

    空乘面色一僵,张了张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候,秦炎又睁眼了。

    兴许是觉得自己对待陌生人要礼貌一些,秦炎就开口说道:“我说你怎么也是在这飞机上混的,难道在我之前,你问其他坐这飞机的人要去做什么,人家会回答你么?”

    “我看,你根本就没有胆子问的吧。”

    空乘面露尴尬。

    确实嗷。

    相比起以前坐飞机的那些有点上了年纪的尊贵武者人物,秦炎的年龄是真滴小。

    这样的人会让不熟悉的一方稍微接触一下后就误以为比较好说话。

    可惜,秦炎去西北同样算是一个重大的秘密。

    如果只是单纯地荣归山庄,那秦炎说不定会聊上一聊。

    可现在的他,是要去拼命的,那就算了吧。

    “额...小弟弟,是我想得不周到了,抱歉啊。”空乘尽量控制住差点没崩掉的脸色。

    主动出击没成,反而尴尬了...

    真是丢脸啊...

    找了个借口,空乘灰溜溜地跑了。

    不过那一双裹了灰丝的大长腿让秦炎多看了一眼。

    这就是她选择靠近的一部分资本?

    而后,秦炎收心,继续闭目养神。

    “看来,小雪儿之前也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我真有那么一些吸引力?”

    秦炎自恋地想着。

    武涵雪此前竟然做了一次又一次自己的舔狗。

    之前三世人生都没有过此类经历的秦炎,当然会多想一下,会不会不是自己的原因,纯粹是女方的问题。

    可刚刚那位空乘的主动搭讪,在他身边半蹲下那时候,还借着职业装的优势展示一些美丽部位的行为,终于让秦炎意识到了,他现在,是有点吃香。

    年纪嘛,应该是刚刚好。

    又是武者,还是本届新生希望大比保底前二的年轻人。

    认真起来要论的话,秦炎都算是华国年轻一辈的前二人了。

    如此身份,真不比一些武者大佬差上多少。

    也难怪会被一些女子看上。

    “哼哼,我有小柴米和小烟烟就够了!”秦炎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打着哈欠说了一句今后注定会打脸的话。

    “秦少,我们将在三个小时后抵达目的地。”

    “到时候,您确定是要直接飞去西北域外之地的上空?”

    飞机不是很大,驾驶员直接扭头冲秦炎喊道。

    “嗯!”秦炎肯定地点头。

    “这飞机能飞到那吧?”

    “可以是可以,但估计深入不了太远,毕竟我们是从圣都直飞过去的。”

    “还得马上回西北的基地进行补充。”驾驶员如实说道。

    “嗯,到时候你看着快到必须要回的点就叫我吧,我直接跳下去,你就先去基地。”

    “我完事了,会让你来接我的。”秦炎做出决定。

    “跳下去???”

    驾驶员嘴角抽搐。

    据他所知,好像也就侠帝级别及其以上的武者胆敢那么秀。

    降低一些高度,肉身直接高空坠落,不单单是消耗侠之力多少那么简单的问题。

    极速下坠,又要控制好身形,又要带出力量,缓冲着无伤落地,这份胆识和控制力,不知道多少武者终其一生都没可能拥有。

    而秦炎呢,虽说在年轻一辈当中真的很厉害,但真要玩这么嗨么?

    秦炎当然不是为了耍帅。

    他是想要飞机带他更深入一些。

    在域外战场,飞机不可能落地的。

    所以秦炎当然只能是跳咯!

    而且,一直在忙着重建的游鱼山庄众人,可没有忘记要防备恶魔来袭。

    秦炎若不是从实力之上最是权威的大小庄主那得到消息,此次行动,秦炎绝对不会那么冒险。

    潮女妖...

    仍停留在西北深处的域外之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