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友书吧 > 异域神州道 > 第二百七十章 斩心魔(1)
    因为欢迎公爵和开拓团的胜利回归,盛大的欢迎晚宴在公爵府举行了。不过和许多人事先以为必定会持续三天五天的大狂欢不一样,公爵大人的注意力似乎更多地放在其他事情上,没有表现出和往日一样与民同乐的豪爽气派,这让大家有些失望。

    不过就算只有一晚,这对因克雷人来说也是必须尽兴的节日,喝着美酒吃着美食听着吟游诗人歌谣,兴高采烈的市民们在街面上随处可见,公爵府中更是一片喧嚣,能够获得资格进入公爵府的幸运儿固然是欣喜若狂,不能进去的也围拢在公爵府周围的广场上,看着不时在空中爆开的焰火,听着公爵府中传来的优美歌声,依然是让人如痴如醉。

    “真是……让人难以置信,真的让人难以置信……如果不是公爵大人亲自去邀请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不是亲耳听到这优美的歌声,我实在是难以相信尤利西斯小姐居然……居然是大正族裔……和我一样的大正族裔呢……”

    大厅之中的人头涌动,原本为了保持来客们的舒适体验,进入公爵府的人数是有一定严格限制的,但是此刻几乎所有人都围拢在一起,让宽大的大厅也显得拥挤起来,所有人都看着中央舞台上唱着的歌姬,陶醉于她优雅无伦悦耳清澈仿佛能贯穿人灵魂的歌声。

    赛丽尔也是这众多人群中的一个,凭借着父亲商会的关系,她当然是可以成为公爵府的常客,不过她并不常来,因为在这里她的黑发黑眸都有些显得格格不入,能和她一样有资格进入公爵府的大正族裔几乎没有。但是今天却完全不同了,有几名同伴陪着她一起不说,台上那一位万众瞩目的歌姬也是和她一样的黑发黑眸,这让她实在是激动难抑。

    “……乐感旋律什么也就罢了,当然也都很完美,只是这歌声实在是太……气息这么深邃悠长,又这么地稳定,掌控得没有丝毫瑕疵,真是难以想象……我曾经听过帝国时代流传的幻术水晶,即便是那些经过奥术手术改造过的歌姬,都没有尤利西斯小姐的气息这么雄浑和掌控自如……啊,糟糕,这样当场听过她的歌声以后,我再也不敢唱她的歌了……”今天的赛丽尔和往日相比,就像个忽然被开启了新视野的小女孩一样,忽而欢喜雀跃忽而又有些怅然若失,不过任谁都能看出她确实是非常兴奋的。

    “哈哈,不要担心,如果你想,我可以教你她学习过的特殊呼吸法和锻炼技巧,不止能让你有和她一样悠长的气息,还能强身健体呢。你别看舞台上的尤利西斯这么娇弱优雅,她打起人来可也是毫不手软的,一拳头能把一个半兽人战士给打趴下。”

    站在一边的王剑仁哈哈大笑,他的兴致看起来也很好。在他身后是陈三士,第一次进入公爵府让他有些拘谨,不过总体来说还是同样地高兴。

    “你真会胡说,尤利西斯小姐这样优雅的姑娘怎么会打人?无论在哪里,一定都是如众星捧月一样受到呵护和尊敬吧?也是多亏了公爵大人才能将她邀请到这里……”说到这里赛丽尔左右张望。“不过怎么没看到公爵大人?一般来说他是最喜欢这种热闹的场合的,每次都会在这种场合里成为主角,而且这次本来就是为了庆祝他回来才举办的晚宴……”

    “也许因为他现在正有事要忙吧。”王剑仁一笑,转身对着陈三士拍拍肩膀。“这次陈兄弟可是立下了大功啊,收集到的资料证据都十分充足,公爵大人一定会对你的功劳谨记在心,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啊。”

    “哪里哪里,这都是王兄弟的功劳,我在其中只是做了一些小事而已……”陈三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却也有掩藏不住的得意和兴奋,进入公爵府可是他长久以来的梦想,从今天来看他甚至可以有更朝上进一步的机会,这也就是。

    这个时候公爵府二楼的书房之内,公爵正看着手中一叠厚厚的文件,正是王剑仁所说的那些资料和证据,不过公爵越看脸上的神色却越是阴沉,直至最后几乎都要阴沉得滴出水来。

    一边的阿德勒也拿起一些资料看着,脸色也是同样地难看,摇头叹息:“……真是难以想象,原来内务厅已经烂成了这个样子,至少有三分之二的经费被私吞挪用不说,还有不少人利用职务强行入股了一些工坊和矿山。只是这些暴露在外的问题,每年至少也会造成数千万奥金的损失……更不要说这样低劣而漏洞繁多的体制,奥法复兴会想要渗透进来简直轻而易举,看来我们需要一场从头到尾的彻查才行……”

    公爵恼怒地将手中的文件朝桌子上一砸,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阿德勒一摊手:“好吧,这都是你希望看到的,你满意了吗?”

    “嘿,罗伯特,这些可不是我做的!”阿德勒有些无辜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当然,这当然不是你的错。实际上,你做得对。”公爵重重叹出气来,伸手在自己脸上头上揉了揉。“我只是看到这些证据觉得心痛和心烦而已。原来因克雷内中的问题已经这么深了吗?如果不是你把那个家伙先派到这里来捣乱调查一番,这些资料和证据说不定我们永远也掌握不了,詹森叔叔也不一定会那么警醒地及时退位,说不定还会真的发生什么更加糟糕的情况呢……真该死,我这些年都在做些什么?在女人和享乐身上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和精神,直到今天才发现这些问题……”

    “这不是你的错,罗伯特。”阿德勒也有些尴尬地安慰道。“这是从你祖父和父亲那里就开始了的问题。詹森阁下对你们家族一直是很忠诚的,但他也肯定有着自己的私心,他必定会给自己的族人谋取利益,然后这数十年下来潜移默化地掌控了足够多的实权……幸好我们现在及时发现了问题,还不算晚不是吗?”

    默然半晌,公爵一脸沮丧地又拿起书桌上的文件看了起来:“不过我也确实要承认,把所有的一切内务都扔给詹森叔叔确实是非常轻松的一件事……只是从今以后这种轻松就不会再有了……”

    “因为我们即将开创一个新的时代。”阿德勒在旁边鼓励。“新时代不会那么轻易就到来的。”

    “是啊。累了点,但是值得的,就像我们这次的出征一样。”公爵又重新拿起桌上的文件看了起来,话语似乎有些丧气,但眼中散发的光芒却是实实在在的耀眼。“既然詹森叔叔主动把权力交出来,我们必须给他一个体面的安排……不过这些滥用实权吞占其他利益的家伙就必须严惩了,这件事情必须要进行得很快很果断才行,但是这些突然空出来的职位要怎么办?一时间也不大容易找到那么多的人手填充进来吧。”

    “嗯……提拔一些西方族裔如何?”阿德勒建议。“他们的学习能力和工作能力都是有目共睹的,而且这也算提前拉拢一下他们,比如这个提交报告收集证据的陈就不错,我看过他的履历……”

    “你确定他们不会因为那个使节团的到来而凝聚成一股新的势力?”公爵摊手。“詹森叔叔虽然私心重了些,但是他一直以来工作也确实做得非常好,因克雷的种族太多势力也太多,如何在中间调和和分化可是一项极为复杂繁重的工作,西方族裔们确实挺能干的,因为之前没有根基而没有占到多少实际利益,但是现在马上那个乾帝国使节团就要到了,还有风和刘这种人在里面,我们之前不是就在担心这个问题吗?”

    “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要抢先增加他们对因克雷的归属感。”阿德勒做了个强调的手势。“我之前其实和仁爱之剑先生谈过这个问题,虽然他这个人很多时候看起来有些疯癫,但在一些问题上确实有很深邃的见解。比如他就说西方族裔非常重视现实生活,反而对名分大义的不是太看重,西方大陆上的王朝更替是周期性的常事,但人们对于归属于哪一位皇帝陛下并无什么挑剔,只要给他们平安富足的生活,他们的生活就是他们的信仰。所以我们无需太过担心他们被什么使节团用名分给拉拢过去,我们只要让让他们切实感觉到因克雷欣欣向荣,感觉到因克雷就是他们的基业他们的家,那这里就会是他们真正的家。说起来这种特质让他们可以成为最优秀的领民,只要我们能切实地保证他们的辛劳会得到回报。”

    “嗯……你说得有道理。”考虑之后的公爵点了点头,同意了阿德勒的说法。“这种分析也和詹森叔叔的评判中说的一样,他们就像是勤恳的牛羊一样,拥有被驯化好的性格。我们也许确实不应该提防他们,反而应该更进一步地融合他们,反正随着米莉信仰的复苏,维斯特和尤利西斯小姐两人的崇高地位是不可避免的。也许西方族裔的崛起会让其他人有些不舒服,但在因克雷共同繁荣的大前提下,种族的区别必须要逐渐地淡化。”

    “而且这也可以看做是对风先生和仁爱之剑酬谢之一。”阿德勒露出一个带点狡黠的微笑。“虽然他们本人对此可能不会太感兴趣,但我们可以说,这是我们牺牲了很多原本种族的其他权益来渡让给他们的族裔的。”

    “他们真的不太在意这个?”公爵露出思索的表情,这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么那位法师刘呢?他看起来是对使节团最有责任心的一个人,我想对于自己族裔的问题一定也会很看重。”

    “关于这个问题,我不只是询问了仁爱之剑,还专门和安东尼阁下深谈过,作为在帝国时代就对西大陆有一定了解的大法师,他对西方文化也有一定的了解。根据他们所说,西方人的个体越是强大越是会倾向于脱离群体寻求更高层次的追求,社会道德的约束会越来越淡薄,所以自己族裔的只要不是太糟糕,他们不大会主动去干涉。那位刘法师所属的教派也是倾向于远离世俗生活,为使节团尽力也只是遵从教派分配给他的任务。总之以我和他们三人接触的经验来看,他们都对政治性社会性的力量不大感兴趣,甚至视作一种束缚和累赘,所以完全不用担心他们会成为西方族裔的团体核心。这也是我去找风和仁爱之剑两人作为我们帮手的原因,他们不会因为其他人有什么过分的利益诉求,相对来说值得信任。”

    “好,我相信你的判断,这应该是个好主意。”公爵点了点头。“让他们两人这样提前过来捣乱和探察,你应该是做出了许诺的吧。”

    “是的,风参谋长的是几张奥术卷轴。从现在这结果来看,是完全不值一提的代价。”阿德勒摊摊手。“至于仁爱之剑先生,我许诺的是你早和南方军团商议好的,允许战神殿来开设神殿的条件。我本来以为差不多已经成为战神殿大祭司的他会有兴趣,但他却好像显得无所谓,他当时只是说没想好条件,不过今天之前他倒是给我提了个要求。”

    “他会主动提的要求,不会是要我们专门给他提供几个工坊,让他专门制作那些什么人形魔像吧?”说起这个,连公爵都有了些兴趣。“我要承认,他设计并制作的那个魔像确实是很有想象力的,虽然实用性上还差了点,不过其中的很多技术细节对因克雷的魔像技艺是有很大的参考价值的,给他几个工坊做实验对我们来说也不算什么……”

    “不,他所提的要求并不是什么工坊,而是另外的……”说到这里,阿德勒的表情也变得非常奇怪。“……只是要我们帮他在众人面前获得极大的荣耀,给他……那个词是什么意思……好像是让他脸上大大地发出光彩来?”